路氏医派学术理念精要

医疗湿病,药不在多而在精,量不在大而在能中病,贵在轻灵活泼,恰中病机。所谓轻灵,即药量不宜过大,药味不可过多过杂,量大药杂味厚气雄,难以运化,脾胃不伤于病而伤于药。所谓活泼,即药物要选辛散白芷流动之品,不可壅滞滋腻,壅滞则涩敛气机,滋腻则有碍脾运,助湿生痰。轻灵之药多轻清宣肺,川白芷流动之品以活泼醒牌,调畅气机,推陈致新。路志寻常说补而勿壅,滋而勿腻,寒而勿凝,疏其气血,令其调达,而致和平。肺气畅,脾胃健,则湿邪可祛。固然味厚气雄之药,使用方式不相同,亦可改换其性。

路志正燥湿互济学术观点初探路志正 ( 1925—)
,字子端,号行健,安徽藁城人,国 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师,著名中医药材专科学校家。行医 70
余载,擅治产科杂症, 学验俱丰,成立性地提议了 “北方亦多湿”的思想。著有
《医林集腋 》《中医湿病学》等专著,崇尚脾胃学说,提倡
人以胃气为本,治病重视调理脾胃,提议 “持中心,运四
旁,怡情志,调升降,顾润燥,纳化常”等学术观念。
近日大家生活方法发出了极大的变通,使得
与燥、湿相关的病痛慢慢扩展。燥邪致病易伤津 液,多从口鼻而入;
湿邪伤人多隐而莫见,缓而不 觉。燥、湿二邪可独自出现,形成燥病或湿病,但
亦可因气候、地域、病者体质的两样而相兼为病或许相互转化,出现燥湿共存之症。此燥中有湿、湿
中有燥之象,若仍一味祛湿或润燥往往现身滋燥碍
湿、化湿碍燥等顾此失彼的动静,辨证时麻烦把握
病机而一举获效。据此,路志正教师组成燥湿二邪
的患病特点、致病因素、病机相兼转化及临证思考提议燥湿互济的学术观点,今撷其精要介绍如下。1
历史源流风、寒、暑、湿、燥、火 七种外感病 邪被称之为六淫 [1 ]
,在六淫中,燥与湿为相对之气。 燥湿理论初见于 《本草求真》
,其将燥邪为病的特 点总结为 “燥胜则干” ,建议 “燥者濡之”的治则,亦数次论及湿邪,如 “其在天为湿,在地为 土,在体为肉,在藏为脾”
。金元时期,燥湿理论 初阶引起医家尊敬,刘完素 [2 ] 和王履 [3 ]
还分别对 其进展独立阐释。明末清初,喻嘉言在 《医门法 律·秋燥论》中提议 :
“他凡秋伤于燥,皆谓秋伤 于湿,……昌特正之” [4 ] 。爱新觉罗·嘉庆帝时期余国佩所著
《医理》一书,对燥湿理论从病因病机、诊法药
性、辨证论治等多位置开展创制性地论述 [5 ] 。依照燥湿的求证属性,近代建议将燥湿补充于八纲辨 证体系之中 [6 -7 ]
。路先生积多年看病体会,建议湿 邪伤人有天、地、人之不一致,有前后之别 [8
] 的观 点,有专家总结其治湿的学术观念为 “审三因、
察湿征,本中国土木工程公司、宣化渗,轻扬剂、和百病” [9 ] 。2 病因病机2. 1
燥湿之病因燥湿不济可致百病丛生。燥湿爆发的病因有 三: 外感燥、湿;
内生燥、湿,夹杂为病; 内外合 邪,相兼为病。2. 1. 1 外感燥湿
燥湿之邪与季节遭受变化有密 切的维系,並且特定的时令、地域、蒙受等与燥、
湿之邪的演进与易感有必然对应性。如秋燥主令、
久晴少雨、空气干燥等皆可能导致外燥侵略肢体;
外湿或久居于潮湿之处,或汗出沾衣、水中作业,
或涉水淋雨,或雾浓霾重湿气弥漫,最易被浸湿所
伤而病。外感燥湿发病有由表入里的传变规律,因病变部位的不一致而症状差别,浅则伤人皮肉筋脉或
流注于关节,深则可入脏腑。外燥表现为一端津伤阴亏之候,如皮肤干糙、
水肿咽燥、毛发不荣、肌肉瘦削、尿少、便干等;
外湿致湿郁肌表,则可知恶寒无汗、发热体酸、头
重如裹、身重而痛等症。除直接外感燥邪、湿邪之
外,别的外邪也可致燥湿之证,如周学海 《读医 小说》建议 :
“六淫之邪,亢则皆见火化,郁甚皆 见湿化,郁极则由湿而转见燥化。何者?
亢甚则浊 气干犯清道,有升无降,故见火化也; 郁则津液不
得流通,而享有聚,聚则见湿矣; 积久不能够生新, 则燥化见矣。 ”2. 1. 2
内生燥湿 内生燥湿是指脏腑生理效率失于调养而发出类似外感燥湿致病的病理现象。内燥之
起,或因饮食不当,过食辛辣香燥、肥甘厚味,以 致积热内蕴,热灼津液而致燥;
或因七情所伤,肝 气郁结,气郁化热,或五志过极,皆从火化,郁火
消灼津液,内燥由生; 或因气机不利,气滞血瘀,
瘀血内阻,气血郁滞而化热,乃至津液内伤,失于
布散,脏腑失养而致燥。内湿则多由气虚而成,湿
困脾土,或因外湿侵入身体影响脾的生理效能导
致,但医治所见七个脏腑成效缺乏调养都可发出内 湿 [10 ]
。内生燥湿产生进度与五脏均有涉嫌。如伤
湿常因脾肺脾虚,肺主一身之气,而脾为气血生化 之源 ,
“特性散精,上归于肺” ,若天性不足,土
不生金,则卫外不固,反之,子盗母气,气机失调,此时二脏运输失责,运营和泌尿障碍,湿气乃 聚;
伤燥多由肝肾血虚,肝主疏泄,脾赖风木之助
本领表明生养万物之能,而肝须赖脾土以须求水谷
精微滋养,脾主运化,肾中所藏精气有赖于天性运
化之水谷精微的不仅仅补充和化生,若肝失疏泄,肾
失藏精,阴津耗伤,津不上承,燥气乃生。2. 1. 3 内外燥湿相兼
内外燥湿相兼为病常见于 体内已有湿化或燥化之象,又复感外燥或外湿者;
或先感外燥或外湿,病邪侵犯人体,损伤脏腑功 能,复生内湿或内燥者;
或本感外燥或外湿,或原 有内湿或内燥,由于体质等成分变成湿郁燥生或燥
壅湿阻,或燥湿互化,余邪未尽,内外互结,合而 为病。2. 2 燥湿之病机刘完素
《素问玄机原病式》中提议病邪兼化 学说,感觉 “六气不必一气独病,气有相兼”
,指 出六气发病时诸邪能够相兼同病,在病变进度中病
邪性质也得以互相转化。病邪兼化是医治常见之
症,病邪相兼往往表现为三种或二种以上病邪相兼 转化致病 [11 ]
。病邪相兼可分为外邪相兼、内外邪
相兼、内生之邪相兼,病邪转化也许有外邪转化、内
外邪转化、内生之邪转化之分。有个别内生之邪相兼
与转载同期设有,新生之邪与原有内生之邪相互裹 挟,产生复杂多变的兼化因素
[12 ] 。 燥湿二气在躯体中的变化可随其本气而患病,
如感湿则病湿、感寒则病寒者较为单纯 [13 ] ,但在
病痛的上扬进度中反复可知燥湿二邪相兼为病,会
相同的时间存在燥见湿象、湿见燥象。此时外形虽同,而
病之精神却有差别,临床既见燥热伤阴、精血津液
不足等表现,又有湿浊壅滞、痰浊内盛的证候 [14 ] , 如
“燥郁无法行水而又夹湿,湿郁不能够布精而又 化燥” [15 ]
等。燥邪可以与她邪相兼为病,高商有火辣辣余气,
久晴无雨,秋阳以曝,燥与热合,暑热为病,极易 化燥邪;
一月小春月,燥与寒相合,兼受冷空气为病。
湿邪亦可与他邪相兼为病,湿性重浊,留滞肌肉筋
骨,与风邪、寒邪、暑邪、热邪均可相兼为病,如 《素问·六元春纪大论》云 :
“风湿相薄,……民 病血溢,筋络拘强,关节不利,身重筋痿” , “寒
湿之气,持于气交,民病寒湿,发肌肉痿,足痿不 收,濡泻血溢”
,“溽暑湿热相薄,……民病关节炎 而为胕肿”
。燥湿二邪之间亦能够互相转化,湿邪可转为燥
邪,燥邪亦可转化表现为湿象,正如盛寅所云:
“燥与湿不两立之势,然湿则郁,郁则热,热则燥
生,有不得不然之理,亦湿位之下,风气承之,风 生燥也” [16 ]
。“燥郁不能引水而又夹湿”之象则为 燥极转化之例,如噎膈反胃本属 “孟春之结”
,而 张长沙用几近夏汤辛润之法以治之,所谓 “燥中
夹湿,治疗原则燥湿共济兼顾也” 。 燥邪能够成为他邪,如燥邪可化热化火 , “若
热渴有汗,咽喉作痛是燥之凉气,已化为火” 。湿
邪亦可转化为她邪,外感湿邪与内伤湿邪相合,阳 虚者
往往湿从寒化,展现寒湿困著; 阳气充裕者则可湿阻气郁,郁而化热,表现湿热
内郁。 燥湿出现相兼转化是毛病产生发展中的常态,
其兼化之关键在于三因制宜。1) 因时,源于一年
四季,燥湿二气交替循环。大暑之时,湿气渐生; 时逢小满,湿气渐盛;
大寒日,燥气大行; 亚岁, 燥气最盛 [17 ]
,此为天气之常态。但亦有非常态之
时,如久旱则燥气胜,恰逢干热只怕干冷,燥气特别明显;
若久雨则湿气胜,当阴冷潮湿之时,则湿 气更胜 [18 ] 。2)
因地,指地域条件差异,气候、天气温度有别,进而燥、湿之气不一致。以上因素均可影响
个体对某种特定致病因素的易感性,如西南高原或
山区海拔较高的地方燥气尤为引人瞩目,其人多易生 燥 [19 ] ;
而西南沿海一带或处在盆地低洼之地则湿 气显明 [20 ] 。3)
因人,指六气外感后都足以因人而
化为燥湿之邪,阳虚体质易化燥,阴虚体质易化
湿。外感如此,内伤亦是那般。如阳气虚则蒸运无 力而成内湿;
阴血虚则多成内燥; 思索过度则气
结,气结则升降无司而成内湿,气结则血滞,血滞
则营业运维不利而成内燥。综上说述,因时、因地、因人是
指天时与地面和民用体质之差别可影响燥湿二邪在
人体中的变化,而出现燥湿相兼为病或相互转化。3 治疗原则治法路先生提出“北方亦多湿” ,提出湿邪伤人, 无论内外,最易困遏脾阳,令脾阳不振,失其运
化,湿困脾土。治湿则以 “宣、化、渗”为治疗原则,即开宣上焦、芳化中焦、调畅气机、渗利下
焦,使邪有出路,三焦同治。治燥常用滋阴润燥剂
如益胃汤、增液汤,方中均以麦冬、生地黄、玄
参、人衔等滋阴生津、宁心润燥。 临床施行中多见燥湿兼化之证,如湿病过用温
燥之药,有非常的大希望湿病尚未好转而燥病复起,若燥病
过用清滋之药,则燥病尚未好转而湿病又作。故医疗时当燥湿互济贯穿始终,治湿不一味燥剂渗湿,
少佐滋润之品以顾护阴液,避免苦寒化燥伤阴; 治
燥之时需注意滋阴药多滋腻,湿腻胶结,则病深难
解,应少佐温运之药。路先生重申,燥湿之首要性在 于脾胃 [21 ]
。脾为阴脏,胃为阳腑,湿盛病在脾, 太阴性湿,体阴而用阳;
阳明性燥,体阳而用阴, 燥病多关阳明胃 [22 ]
。燥与润是脾胃共同生理特征, 相生相克,争辨统一。若脾胃缺乏调养则津液敷布失衡,一方面脏腑组织贫乏津液的濡润而燥涩不适, “湿胜则濡泄”
,泻利必伤津,津伤则燥成,是湿 从燥化之理也;
另一方面,不可能健康敷布的津液则 产生痰湿潴留,影响血液运营 [23 ]
,再聚成湿,肝 肾阴伤,燥郁无法行水,津液失于输布,水湿停
聚,是燥从湿化之变,最终变成燥湿不济。此时唯有专职润燥,燮理阴阳,方具冲和之德,在重申脾
胃温补升发基础上,不忘甘淡濡润,以顺脾胃生理
之性,到达燥湿互济的指标。在诊疗用药方面,路先生以轻灵为贵,中病即
止,多用轻清之剂,不至因芳化太过化燥伤阴,或
渗利失当反伤津耗液,待湿邪一化,稍事加强之后
即宜佐以利润,并以调和为主,此之谓 “轻扬剂, 和百病” 。4
小结燥湿互济学术观点是路先生在临证与治学中总计出来与燥湿相关的理、法、方、药的集中显示, 其中“顾润燥”是燥湿共济的着力理念 , “本中土、宣化渗,轻扬剂、和百病”重申的是阴阳平 衡。张景岳曰 :
“善补阳者,必于阴中求阳,则阳 得阴助而生物化学无穷;
善补阴者,必于阳中求阴,则 阴得阳升而泉源不竭。 ”燥湿二邪一阳一阴,为自
然界最广泛、最精通的变化,二者显示一种对峙制
约的涉嫌,若是某种原因破坏了燥湿的争辩平衡,
就应际而生燥湿偏胜之象,或燥湿二邪相兼为病 [24 ] ,
而诊治时尤以燥湿兼化较难治。故临证时以润药治
燥,不忘以燥药佐之勿使滋阴太过而湿邪内生; 以
燥法治湿,当注意顾护阴液,勿使温燥太过而有伤
阴之弊,达到一种动态平衡,称之为燥湿互济。路
先生重申燥湿共济,治燥证少佐燥药,治湿证加以
润药,使药物与病所爱好一样,有利于药物直达患
处,正是追求阴阳平衡的一种突显。掌握和认知燥
湿互济学术观点有助于我们从八纲辨证之外的层面
通晓病魔,可越来越好地显示中医认识病魔的原创思维
格局和实惠引导中医临床实施。作者:刘燕君 胡镜清 呼思乐 路志正

药食同源,以食代药,以药入食,是中医的天性之一。路志正在总括历代医家经验的功底上,结合临床实施,拟定了成都百货上千食疗药膳方。如风热外感以桑叶、菊花、芦根、蝉蜕煎水代茶,风寒外感用葱白、大白菜根、紫姜、白糖煎水代茶,气分热盛用芦根、太子参、麦冬、金银花、西瓜翠衣、鲜竹叶煎水代茶,消渴病(高血糖)用炒山芋、荷叶、麦冬、鬼箭羽、黄精、芦根煎水代茶,急性肾炎有心悸者用玉米须、冬瓜皮、茯苓、益母草煎水代茶,慢性腹泻、慢性肠胃病热结咽痛、食后胸口痛以茯苓块、苍术、干姜、红枣、鸡内金、炒山里红、面粉为饼服。路志正在《无病到岁至期頣》中介绍了汪洋的食疗药膳方,发展和增加了食疗药膳学。

周仲瑛提醒,临证治湿之际尚有两点须分外留神。一是治湿宜守。缘于湿性黏滞,难求速效。故辨准湿邪之后,当守法守方,不宜频更方药。祛湿药中茯苓皮、猪苓、薏米、车轱辘草子、泽兰、泽泻等淡渗利湿之品药性寒和,在表达方药中灵活接纳个中数味,久服不要紧。在那之中六谷子一味,利湿兼能利尿,标本同治,堪称治湿之佳品。二是治湿忌补。是指湿邪未清时,禁止使用滋腻碍胃及助湿生热之品。湿邪最易阻遏气机,搅扰脾阳。故湿病人病者最忌熟地、白芍、阿胶、天麦冬等阴柔之品。然生芪、白术、山药、羊眼豆等活血诸药,解表而兼有利肠府除湿之功,均属治湿要药,又不在当禁之列。酒酪炙煿、肥甘厚味及生冷瓜果均有助湿之弊,也属湿病当忌范围。

●湿病医治,理气为先;治湿之法,多综合使用通、化、渗三法;治湿之药,贵在轻灵活泼。

百病湿作祟观念

外燥重在辛散宣肺,当中温燥重在辛凉,以桑杏汤为代表方,可万分加用沙参、梨皮等养阴生津药;凉燥重在辛散透表,以杏苏散为表示,不宜多用甘寒养阴之品。

治湿之法,应注意通、化、渗。通即宣通三焦气机,调理脾胃升降;化为注意湿邪的转载或温而化之,或清而化之,白芷化之;渗即甘淡渗湿,和解表里等。临证以综合应用为多。

气血是生命之机,气血流动则生机萌动,气血瘀滞则病魔丛生。《丹溪心法》云:“气血冲和,万病不生,一有怫郁,诸病生焉。故人身诸病,多生于郁。”路志正认为处方遣药必得随时体贴气机械运输动,不可能愚笨气机,宜轻灵活泼,以敬重生机。临证常佐辛味之品,辛味发散,行气血而散郁滞,行津液以润燥,佐辛味之品可顺脾胃之性以助脾胃运化、气机升降、疏通气血。

内燥治以养阴生津为主,但周老强调需特别区分肺胃、肝肾的主次。一般来说,病程短,口咽干燥为主,病位首要在肺胃,医治以甘寒培补,养阴生津为主,代表方如神草麦冬汤、麦门冬汤,常用药品如南北沙参、麦冬、天冬、玉竹、石斛、芦根、天花粉等;病程久,体弱,多脏同病,真阴受到损害,病及下焦肝肾,当予咸寒滋润,补肾填精,方如六味生地黄丸、大补阴丸、左归饮、增液汤、二至丸,药如生地、熟地、山萸肉、首乌、黄精、枸杞子、女贞子、旱莲草、龟板、鳖甲、阿胶、知母等。但是人体是叁个有机的全体,五脏之阴液皆相互关联、彼此影响,上焦肺胃之阴有赖于下焦肝肾后天之阴的培补,下焦肝肾之阴亦有赖于肺胃之阴的养分。肺胃阴伤易下及肾阴,肝肾阴液不足亦必然累及另外脏腑,故周老重申在治病应用时甘寒、咸寒每多兼顾,只是有所青睐而已。

路志正曾指引大学生于1989年在广西省合肥市对科普湿病之一的湿阻病进行了流行病学侦查,结果开采人群患病率为10.二分之一。病因学考查呈现,饮食不节(饥饱反常,餐饮、餐时无规律,进餐过快,嗜食肥甘,生冷)是引致本病的尤为重要病因,占已知发病因素的贰分一之上。饮食不节的人工产后虚脱患病率为22.1/3;而餐饮有节者,人群患病率仅6.42%。二者比较,有特别显眼之差别。居处潮湿,天性急躁,怀想,过嗜茶酒、冷饮等,都与湿阻的发出紧凑相关。这几个验证,随着社会的进化,大家的居处意况、专门的学业原则获得了急剧的革新,身体素质有了醒指标增高,抵御外邪的技能鲜明加强,外湿致病鲜明减小。同一时间随着生活的精耕细作,饮食不节,损伤脾胃而导致的内湿病证分明扩张。那也是湿病在当今社会发病学上的特征。

灵指灵活、灵动。路志正以为中医临证必得灵活变通,圆机活法,知天时、识地理,合人道,重视易风随俗、入家问讳、上堂问礼,临伤者所便,综合思量生活习贯、体质、居随地境、天气变化等要素对病魔的熏陶,灵活使用中医药。如一九八二年,路志正在泰王国张开学术沟通和看病职业时,开掘圣地亚哥居于东东亚,天气盛暑,雨量充沛,湿度很大,小车、室内有中央空调设备。这种忽冷忽热、房内外温度之悬殊变化,使机体育卫生外作用难以忽地适应,久之则卫外不固,表阳虚衰,导致平日头痛,鼻塞鼽嚏,感冒腰痛,肉体关节酸楚,纳谷粗笨,精神倦怠等症交至。在服饰、饮食和生活习贯方面,贪凉饮冷,汽水加冰,久之冰冷内盛,损伤脾胃之阳,致寒邪凝滞,纳化卓殊,而脾胃病作矣。男人短衫灯笼裤,妇女赤足公主裙,肌体暴光而少防护,卒遭伏暑之袭,复受寒气之侵,久痢不止而中阳式微,土壅木郁而失于调养达,则痹病、夜盲、水肿尿少、不孕等病纷至。同期,该地春分很多,日常涉水淋雨,从事水中作业,故健忘、皮肤病见怪不怪。他在临床试行的底子上,举办辩解切磋,发表了《泰王国墨尔当地土方宜与发病关系刍议》,得到了国际上的冲天赞许。

湿无定体,且可随病因及体质的不等而有寒化、热化之异。外感湿邪多兼夹风、寒、火邪而发为风湿、寒湿、湿热、湿温等证,内生湿邪则多展现为痰饮、脚气、泄泻、淋浊、口疮等病。湿证表现虽多,然有七个协同特点。其一曰“重”,即湿病之人多有头重身楚,肢节困重难举之症;其二曰“浊”,亦即湿病人病者五脏之液(涕、泪、汗、唾、涎)和污源(痰、二便、骨痿、脓液等)多秽浊不清。

路志正提议“湿”虽为人在世所不可缺点和失误的物质,然湿气太过则成湿邪而为害人体,使人振作振作倦怠,胃纳愚蠢,昏眩重痛等湿邪病证迭起。近代斟酌亦证实,湿度的浮动对身体平常有着显要的意义,严重的湿润不仅仅引起守旧的病魔,还大概会生出头晕、感冒、痉挛、复视及视力模糊等病症。近几来来随人类活动迷惑的大地质大学气变化失其规律,北方夏日亦常闷热潮湿,且常于夏末入秋时闹洪灾,使北方之域亦常为暴风雪。北方多湿论的另一内涵则是内湿之发不分地区。北方人喜食膏粱厚味,吃烧烤喝冰啤,四季吃冰淇淋,夏天吹空气调节器,食湿面潼酪,口味重而多咸,外又常为寒潮怫郁,湿不能够越,亦为北方多湿之因。只是感邪渠道少异,受侵脏腑不一致而已。

调中即调脾胃,路志正提议了“持主题、运四旁”的杂病医疗理念,调脾胃以“健纳化”“调升降”“顾润燥”“怡情志”“动形体”等规范。路志正以为脾胃居核心,受纳水谷、转化精微以溉诸脏,为气机升降之枢以辅佐五脏气机升降,脾胃调则周身气机皆调,脾胃健则五脏六腑俱健。路志正以为食物和药品内治必得通过胃的受纳腐熟、脾的运化,才干发挥作用,故养生临床当调脾胃,贵在健纳化、调升降。路志正临证常稍佐黄芪、党参、白术、淮山药、山楂、鸡内金、生姜、谷芽、麦芽等助脾胃受纳运化,以资气血生物化学。佐枳实、厚朴、升麻、沉香、青皮、苏梗、藿梗、陈皮、香附、木香、砂仁、娑罗子、老姜等调脾胃升降。

燥胜伤津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