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公案: 第6三回 书吏出柜外 施公回县衙

  方家合族之人,听得施公要按律治罪,叫他们自招,吓得魂飞。惟施公又派人押下家族人等,限一日取齐,家产交明。
  各人允纳,俱各散出。
  施公后又差人挂匾额一面,旌贞娘节烈;立即禀明上司,当堂存案。吩咐退堂,入书房。刑房书吏送来人犯招稿。施公灯下观察,至晚宽衣上床而寝。
  次早,施公净面整衣升堂。放告牌挂出,只听喊冤之声由角门而入,又一位至堂前下跪,说:“小妇人冤枉!求太爷恩准决断。”施公闪目观看:原是一年老贫婆,有伍旬光景,身上穿布衣,两眼垂泪。施公说:“你为啥事?家住这里?细细说来!”贫婆说:“小妇本姓崔氏,家居城外双杨树。孤寡,老妈和儿子务农为生。二零一玖年种了几亩田地,每一天种灌,结的吊菜子甚大。实指望卖钱还税,不料被人偷去。外孙子因怒染病。不但无钱上缴国税,冬季衣食皆无,唯有死路。幸值老爷判事如神,因而前来告状,求老爷拘贼救命!”施公闻听,微微笑道:“你种紫茄,近有街坊邻居。所稼种之地,晚间要求巡查。”崔寡妇见问,说:“老爷,小妇的园圃紧靠河边,夜间从不巡查,不知那贼来偷去。”说罢,放声大哭。施公说:“贼人不过偷盗落苏,难道连茄根都拔去不成?”崔寡妇说:“他要茄根何用?
  只恐落苏长大,依然来偷。”施公说:“紫茄已被偷去,共有两回?据实说来!”寡妇回答:“白茄偷去有陆七次,算来价格四千出头。尽管茄根仍在,只可以给那粪钱、人工钱。”施公叫声:“崔氏,紫茄已经衰颓有6六次,又不及别的盗案,拿着有赃可证。贼偷紫茄,挑到长街,随时卖去,又不知姓名是什么人,既拿住也是徒劳无益。无凭无据,怎然查问?本县念你孤儿寡妇,逢贼之害,白藏钱粮免你。偷吊菜子只可认个不幸,且自回去。”崔氏不肯下堂,青衣将她扶出。那么些瞧看军民不悦,批评纷纭不表。
  施公见崔氏去后,却又暗着青衣前去微服私访有无,差同崔氏下去。那日施公升堂,时才午初,差往双杨树崔氏家的多个公差,当堂回禀。施公一见,便问:“你们可将本县吩咐之言,告诉崔寡妇么?”众役回禀道:“依办。”正说话间,又有差去叫卖落苏的,多少个公差回
  话说:“小大家奉差把守西门,将卖吊菜子俱都拿来。”施公闻听,满心兴奋,吩咐:连担子全带进来听审。不多时,担子筐儿都放到堂前,个个害怕,跪下叩头。
  施公留神阅览。问说:“你们是江都县的居民么?你们都以江都百姓么?”施公又问:“叫什么名字?报上来!”齐说:“赵大、刘2、周一、阿肆、金伍、姚陆。”个个书吏记明,各写1帖儿,就令各人即去认各人的负责,将帖贴上,站定。青衣上堂复命。施公火速离座,来到落苏前边,数了1数,共四拾叁担。施公细细看验,瞧到二10筐的地点,伸手拿起1个,看了多时,看出破绽。又见多少个茄苞,又看筐上贴的姓名。施公看过,放下矮瓜,转身归座,往下命令:把偷茄之人白进忠、白进义带来听问。青衣答应,立即下去带上跪倒。4位不住叩头,口尊:“大老爷听禀下情:小的弟兄,本籍江都,小购销营生,不敢越理胡行。不知获得什么职业?”施公闻听大人说:“万恶凶徒,你贰人欺心胆大,还敢在大会堂说谎。崔家与您何仇?不顾外人,把吊菜子偷来。孤寡,忧伤伤情。你早些实招,免得动刑。”肆人闻言叩头,口尊:“青天老爷,寡妇矮瓜,不知何人偷去,小的不知其故。”施公见不肯招认,带怒骂声:“贼徒!竟敢巧辩。显然是你们偷去了,还说屈情。本县把您个真赃实犯建议。丑角把筐内矮瓜,多拿多少个上来观察!”公差答应,相当的少时得到,放在公案上边。施公说:“白进忠、白进义,你们口称未偷崔氏紫茄,本县问你,既是自家种的,为什么茄苞儿还未长大,因何就摘?”2个人闻听,一同强辩。施公说:“这紫茄因何个个打着窟空,那又是什么样原因?”3个人闻听,一起发怔,说:“是虫咬的,或被风打的,也是某些。”施公闻听,不由大怒,说:“明显偷的白茄,公然肥己。前几天事犯,尚敢乱说!前些天崔氏告状,本县故意施下暗计,差人密访,令她老妈和儿子将大小茄苞,针孔穿过。你二个人前日早已中计,还辩什么?”吩咐公差拿着吊菜子给他们看。丑角将吊菜子拿来。
  二位一见,个个都傻眼,无言可对,只是磕头求饶,说:“小的原是不平日起有恶劣,当夜窃盗。”施公闻听冷笑,说:“你这三个该死的打手!倘让你们白种的白茄,岂肯不常尽摘?只顾自身过活,不肯顾外人,天理何存?你们还说怎么?可叹崔家老妇好轻松种的,真正费心费力,只望卖些银钱过日子。你们冤枉于她,真正可恶!前几天实犯难逃,依律处治。依旧依着盗人律例,依旧赔补?此贰条任你们择!”三个人说:“情愿赔补。”施公说:“本县儆戒你,后一次将四个人拉住,每人重责二10大板,再叫赔补。”青衣答应,上前重责。2犯叫苦哀哉!施公吩咐差人:传崔寡妇上堂。很少时,崔氏跪在上面。施公说:“尔紫茄着他赔偿。”一同退下。
  施公正要退堂,忽见施安进来。遂问李升访拿水寇之事。
  不知施安怎么着回应,且看下回分解。

  马大为忠、李有成说:“孟文科之死,实不知其故。前些天突然起火烧房,实不知别情是实。”言罢叩头在地。施公听罢,说:“此事与你们无干。不许隔断,少时定案,解部对词。”四位答应,叩头退下。施公吩咐:“把陈魁、张义带上!”丑角答应,立刻带到跪下。施公叫声:“张义、陈魁,你们的事败露。从实招来,免得受刑。”张、陈四个人见问,不肯实招。施公吩咐:“夹起。”立时上刑昏迷,用水喷醒。还是不肯招。施公又说:“把陶氏、张氏带上。”几个人跪在旁边。施公说:“你母亲和女儿把孟文科之故,当她二人说来。倘若不讲,马上上拶。”张氏复又说了一次。张义闻听孙女1边实言,心中后悔。陈魁听张氏供招,无奈何说:“小的情甘领罪。”施公吩咐:“书吏,把口供记了。且先与她卸去刑具。”施公又叫人:“去到西安门北小路口,把董成传来圆案。”下役即领命而去。
  施公又叫张义上的话:“他老妈和女儿与陈魁实招,本府问你:他老妈和女儿与陈魁奸情,你哪有不知?”张义见问,还要嘴硬巧辩。施公又问:“陶氏、张氏,你们与陈姓奸情,他说不知,须得你俩问她,不然又要动刑。”这女人已经拶怕,听见动刑,心中害怕。陶氏就望男生张嘴,骂声:“泼辣货!作者问你:你说不知,那日你回家撞见作者二位做这事情,你怎么独身躲了?”张氏壹旁接言,叫声:“阿爹,大家早就三曹对案,全都招认。”张义听见他老妈和闺女之言,无奈大叫:“太爷,纵然小的敞亮罢!”施公闻听,忍不住哈哈大笑。忙吩咐书吏作稿,拿下来,令几人画了手字呈上。
  施公过目,1边指令:“陈魁你定计留金,交与何人?”
  回道:“交与陶氏。”施公叫声:“陶氏,那锭金子现在哪儿?快快实说。”陶氏回答:“将来身边。”言罢,忍痛回首,收取上递。丑角接过呈上。贤臣叫施安也抽取那锭金子看,同样分毫不错。吩咐即把陶氏、张氏、张义水肿。
  只见公差又把董成主仆传到,跪下。贤臣说:“董成,你看那上边受刑人,是开金铺的不是?”董成闻听,到那边看,回答:“就是她!”贤臣又叫:“陈魁,你把昧金之故讲来?”
  陈魁怕刑,不敢强辩,口尊:“大老爷听禀:小的见他身无分文,金子明知是他的,因欺他年迈,生下歹心。只知肥己,无人晓闻。哪知上天鉴察。小的桃色,金给与陶氏。今朝事情走漏,献出金子;原是董成之物。小的情甘领罪,叩求老爷免罪。”
  叩头流泪。施公又叫:“凤鸣,董成换金,若有歹意,焉改告进衙门?若非审陶氏女奸情,可能屈死了董成,永为怨魂。他果要昧金,势必逃走;岂有送信,又转家门。明天断令原金复归本主,倒要你其它加恩于他。”凤鸣答应说:“是。”施公带笑说:“董成,此事皆因大意大要招祸,莫怨上人。回家千万莫改忠心,上天不负好人。”老奴叩首流泪,说:“大老爷尊谕,自当遵行。”施公大悦,伸手把两锭金子拿起。叫声:“董成把金拿回家去,见了您的主母,加意勤慎,商量度日去罢!”董成谢恩答应,爬起上前接金。主仆下堂,安心乐意,出衙而去。
  施公吩咐:“书吏,登时办理文件,内有人命重情,送部判刑。”
  施公令该班人役,将陈魁、张义、张氏、陶氏带出衙去。才要退堂,又见走进一人下跪。未知后事怎样,且看下回分解。

  话说当下施公说:“尔等把所犯过恶,快快实招,免得受刑!”多少人见问,叩首说:“老爷在上,容小的奉禀,三人江都令人,并无违法。”贤臣闻听,微微冷笑,高声往殿里问话:“有了并未?”殿内有人答应:“回老爷,定然有。”施公吩咐差人去把殿中那木柜抬出来。众役立时把柜抬出,放在对面。
  施公吩咐开柜。道人答应,上前用钥匙开柜。开了柜门,自里面跑出一位,手拿纸笔,走到案件,放在桌子的上面。贤臣闪目1看,心中精通。只有瓢老鼠、刘医一见,只吓了个魂飞胆裂,浑身打战。“头里听见痰嗽之声,笔者尔胡猜,原来柜内有人。”贤臣说:“瓢鼠、刘医,谅你三人无可巧辩,跟本县回衙定案。”三位闻听,泪眼愁眉,不敢张言。贤臣吩咐:“搭轿回衙!”众役答应,贤臣起身。
  刚出庙门,才要上轿,忽听对过有孩子之声喊叫。又听妇人喊骂,又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情!”贤臣闻听,心中不悦,吩咐:“人来,尔等去速拿吵嚷之人,进衙问话。”青衣答应:“是!”贤臣上轿回衙。公差领定瓢鼠、刘医跟随,马上进衙升堂。贤臣吩咐:“带瓢鼠、刘医结束案件。”衙役立刻带进,跪在堂下。施公微笑说:“你四人还也许有辩处未有?”二人见问,叩头求恕,情愿领罪。贤臣叫人立把瓢鼠小姨子获得,当堂跪倒。
  施公提笔问话,那女生壹一承招。即时剖断:瓢老鼠毒兄图嫂,本应立斩。梅氏通奸谋夫,立刻处决。刘医图财卖方,毒死良民,应当充军烟瘴。判毕砍下,来叫恶人画花押。贤臣过目。
  又叫把子女三个人重责三10大板,传禁卒收监。立刻作稿,申详上司,等回文正法。
  片时,又见堂下带上男女二个人,披头散发,跪在那边。下役打千回话:“小的把吵嘴之人获得。”施公下看男女四人,带怒问说:“你等系何亲眷?”男士见问,先就开口,口尊:“老爷容禀:小的不要亲故,乃是夫妻,因事不明拌嘴,被外公差人拿来。”施公闻听,心中不悦,一声大喝:“咳!你们两口子吵嘴,人间常有,缘何骂本人?应该何罪?”这么些见问,叩头说:“者爷容禀:小的姓戚名顺,本县居民,贸易为生,今天讨下五市斤银两,酒醉归家,暗把银子放在床的面上铺内。今朝不见,问妻不知,由此吵嘴。小的要当官鸣冤。狗妇回言,失口自犯。
  被外公听见拿来,叩恳老爷公断。”贤臣闻之并不生嗔,反为带笑。又问那女孩子:“你的老公藏银,你未有看见,由此争吵,是与不是?”那妇女说:“老爷,银子作者尚未看见。”施公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带怒叫:“戚顺,你乃在路带酒,是自非常大心,失去银子,也是1对。误赖妻子,以致吵嚷,算无家庭教育,理当归身罪于你。人来!看守戚顺,后天重处。”其妻释放回家。
  未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且说未访关升此前,奉命访拿瓢鼠、刘医的徐茂、郭龙五个公差,明天就清楚今日外公在城隍庙审事,他们就照施公之命,用计出衙。三人先带瓢鼠、刘医三人,出了店门,也往城隍庙而走,3位一只用计说话。不说瓢鼠、刘医四个私谈所行之事,不觉一同赶来城隍庙门首。只见老道门首站立。他一见公差锁拉几人赶来,道人满脸带笑,口尊:“二人上差何往?进小观坐坐吃茶。”徐、郭三人闻听,带笑说:“好说。道兄,作者二人特来扰茶,恐当不便。”道人笑请相让,一齐进了城隍庙的侧门。刚越灵官殿,来到配殿,徐茂叫声:“道兄,今天早晨,老爷到您观中问事,少不得茶水早早筹划才好。”老道回答:“有现有的。”多少人又进西殿,看了看,原是一座子孙殿。徐茂把瓢老鼠、刘大夫,①边1个,锁在小鬼脚上。郭龙带笑,望着郭、刘二姓说话:“你们弟兄多少个,也无用发迷了,听笔者报告。你们哥儿七个自把意见拿正,就算见了作者们老爷,只管响唧唧的答问。古时候的人云:‘越怕越有鬼。’实告诉你们罢,大家整天跟着老爷,深知他欺软怕硬。”四位回应:“感谢上差的指教。”言毕,公差与僧侣出了殿,仍用锁把殿门锁上,几个人说说笑笑。耳闻其音,都往前面去了。未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