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柴

  空山不见人, 但闻人语响。
  返景入深林, 复照青苔上。

[唐] 王维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 分类标签: 唐诗三百首 【简析】:
首二句见辋川中花木幽深,静中寓动.
后2名有一面天机,动中喻静.诗意深隽,非静观无法自得.

注释

鹿柴

唐代/王维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


译文及注释

译文

静寂的河谷里看不见人,只好听到那张嘴的音响。

落日的影晕映入了深林,又照在青苔上景观宜人。

注释

(1)鹿柴(zhài):“柴”同“寨“,栅栏。此为地名。

(2)但:只。闻:听见。

(三)返景:夕阳返照的光。“景”古时同“影”。

(4) 照:照耀(着)。

译文及注释二

译文

空寂的山中不见一位,只听到1阵人语声。

日光的1抹余晖返入深林,又照到林中的青苔上。

注释

鹿柴(zhài):王维辋川豪华住房之一(在今山西省汉台区西北)。柴:通“寨”、“砦”,用树木围成的栅栏。

但:只。

返景(yǐng):同“返影”,太阳将落时通过云彩反射的阳光。

复:又。


赏析

  第2句“空山不见人”,先正面描写空山的杳无人迹。王维特别喜欢用“空山”那一个词语,但在区别的诗里,它所显示的地步却有分别。“空山新雨后,气候晚来秋”(《山居秋暝》),侧重于表现雨后秋山的光亮洁净;“人闲岩桂落,夜静春山空”(《鸟鸣涧》),侧重于表现夜间春山的宁静幽美;而“空山不见人”,则侧重于表现山的空寂清泠。由于杳无人迹,那并不真空的山在小说家的感到中呈现空廓虚无,宛如太古之境。“不见人”,把“空山”的意蕴具体化了。

  假使只读第贰句,读者只怕会感到它比较日常,但在“空山不见人”之后紧接“但闻人语响”,却境界顿出。“但闻”二字颇可观赏。日常状态下,寂静的空山尽管“不见人”,却非一片静默死寂。啾啾鸟语,唧唧虫鸣,瑟瑟风声,潺潺水响,互相交织,大自然的声音实在是特别各种各样的。然则此时,那总体都杳无声息,只是有时候传出阵阵人语声,却看不到人影(由于山深林密)。那“人语响”,就像是破“寂”的,实际上是以局地的、暂且的“响”反衬出全局的、长久的空寂。空谷传音,愈见空谷之空;空山人语,愈见空山之寂。人语响过,空山复归于沉寂的境界;而且由Yu Gang刚那1阵人语响,那时的空寂感就一发优良。

  3肆句由上幅的刻画空山中传语进而描写深林返照,由声而色,深林,本来就幽暗,林间树下的青苔,更优秀了深林的散失太阳。寂静与昏暗,虽各自诉之于听觉与视觉,但它们在大千世界总的影象中,却常属于①类,因而幽与静往往连类而及。依据常情,写深林的阴暗,应该大力描绘它不见阳光,那两句却特意写返景射入深林,照映的青苔上。读者猛然一看,会以为那壹抹斜晖,给幽暗的深林带来一线光亮,给林间青苔带来一丝暖意,或许说给全部深林带来或多或少差事。但细加体味,就能够深感,无论就小编的无理意图或文章的创设效果来看,都恰与此相反。一味的黑黝黝有的时候反而使人不觉其幽暗,而当一抹余晖射入幽暗的深林,斑斑驳驳的树影照映在树下的青苔上时,那一小片光影和大片的无穷的黑黝黝所构成的显著相比,反而使深林的灰暗尤其优异。非常是那“返景”,不止微弱,而且不久,一抹余晖瞬息逝去之后,接踵而至 蜂拥而来的就是久久的昏暗。要是说,12句是以有声反衬空寂;那么叁4句正是以显明反衬幽暗。整首诗就好像在多方面用冷色的镜头上掺进了一点暖色,结果相反使冷色给人的影象尤为杰出。

  静美和方兴未艾,是宇宙的千姿百态的美的二种等级次序,其间原本无轩轻之分。但静而近于空无,幽而略带冷寂,则有个别表现了小编美学乐趣中国和南美洲常规的1头。同样写到“空山”,同等对待于表现静美,《山居秋暝》色调明朗,在半夜三更的基调上生成着安适恬静的味道,蕴涵着活泼的活力;《鸟鸣涧》虽极写春山的僻静,但总体意境并不幽冷空寂,素月的清辉、木樨的浓香、山鸟的啼鸣,都带有春的气息和夜的安适恬静;而《鹿柴》则含有幽冷空寂的情调,就算还不一定幽森枯寂。

  王维是作家、歌唱家兼画家。这首诗正面与反面映出诗、画、乐的三结合。无声的沉静、无光的昏暗,普通人都轻易觉察;但有声的僻静,有光的黑黝黝,则较少为人所瞩目。小说家正是以她特有的乐师、戏剧家对色彩、声音的敏锐性,才把握住了空山人语响和深林入返照的1瞬间所展现的特有的沉静境界。但是这种敏感,又和他对天体的绵密观测、潜心默会分不开。


鉴赏

  那首诗描绘的是鹿柴左近的空山深林在早上时光的僻静景象。诗的奇妙处在于以动衬静,以部分衬全局,清新自然,毫不扭捏。落笔先写空山寂绝人迹,接着以但闻一转,引出人语响来。空谷传音,愈见其空;人语过后,愈添空寂。最后又写几点夕阳余晖的炫彩,愈加触发人幽暗的以为。

  大凡写山水,总离不开具体景物,或摹状嶙峋怪石,或摹写参天古木,或渲染飞瀑悬泉,其观点在于景物之奇。而此诗则从三个无与伦比的场景着笔:“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层岩迭嶂,看去空无1个人。然则不时候会冷不丁听得激越笑语,但由于回声的千家万户反射,不平日间很难判别人声终究从何而起。大家大概都有像样的经验,本来很平凡。不过将这种视觉与听觉互补的观望事物的办法以诗的款型加以显示,就必须说是一个创设。从诗的显现说,它别出新意,不蹈故常;从创作的接受者说,是那样新奇有意思,俨如身入其境,由此引起积极的情义移位。前两句诗用直白的语言,略作点染,境界即出。诗开首的“空山”,2字,是对峙于无人来讲,同时表明小说家的视界比较开朗,能够一视无碍;若是献身于隐天蔽日的原始森林中,就得不到“空山”的意象。从那多个字,也得以窥见山中的景物时势特点。对句的“响”字与“空山”相对应:只有在向来不太多障碍物的意况下,声音手艺在谷底中往复回荡,方才具够说“人语响”。由此,周遭景物必是疏朗的。前2句写幽静,因声传神;后贰句写幽深,以光敷色。山中景观会因朝夕晦暝、风雨因时而变化。此诗则采纳深夜时光的景致作为描写对象。那时夕阳返照射入丛林深处,又有局地光辉落到青苔上面。天色将要暗下来,种种风景斑斑驳驳的,明暗相比生硬。近处,投在地点上的旺盛的树影逐渐增进;树林深处,因黝暗而显示煞是幽邃。这种光景的最棒时代是夏末秋初,而且必须是谷雨的黄昏,阴雨连连是老大的。诗的首先个透视点是深林。人的感官不能直接测知树林深处,此诗以不可见即想象中的“Infiniti”和“神秘莫测”写幽深之感。而宁静之感唯在夏末秋初老年前蒲月为最深。第三个透视点是青苔。那1景象即在目底,能够观其形,可以辨其色。青苔生于阴暗潮湿之处,它的发育,是黑压压的小树遮住日光的结果,而此刻却在夕照中。这五个透视点合在协同,相互映发,使诗意虚实相生。

  那首诗成立了一种幽深而美好的象征性境界,表现了作者在深幽的修禅进程中的峰回路转。诗中虽有禅意,却不诉诸斟酌说理,而全渗透于自然景象的活龙活现写照之中。

  王维是作家、美学家兼艺术家。那首诗正面与反面映出诗、画、乐的咬合。他以美术师对声的醒悟,美术师对光的握住,作家对语言的提炼,刻画了空谷人语、斜辉返照那弹指间有意识的清静幽深,余韵绕梁。


行文背景

  唐天宝年间,王维在龙虎山下购置辋川别业。鹿柴是王维在辋川别业的仙境之一。辋川闻大好河山二10处,王维和他的至交裴迪逐处作诗,编为《辋川集》,这首诗是当中的第四首。


王维(70壹年-7六一年,1说69玖年—761年),字摩诘,纳西族,河东蒲州(今山西怀化)人,祖籍四川昔阳县,明朝作家,有“王摩诘”之称。苏东坡评价其:“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开元九年(7二①年)中进士,任太乐丞。王维是盛宋诗人的表示,今存诗400余首,首要诗作有《相思》《山居秋暝》等。王维驾驭佛学,受佛教影响十分大。伊斯兰教有一部《维摩诘经》,是王维名和字的由来。王维诗书法和绘画都很著名,极其多才多艺,音乐也很通晓。与孟湖州合称“王孟”。


  王维是诗人、书法家兼美术大师。那首诗正面与反面映出诗、画、乐的结合。无声的冷静、无光的灰暗,普通人都轻松觉察;但有声的幽静,有光的昏暗,则较少为人所注目。小说家就是以她故意的美学家、乐师对色彩、声音的机敏,才把握住了空山人语响和深林入返照的一刹那间所展现的故意的幽深境界。而这种敏感,又和他对大自然的密切观测、潜心默会分不开。

【评析】:
??这是写景诗。描写鹿柴清晨时刻的宁静景象。诗的优质处在于以动衬静,以部分
衬全局,清新自然,毫不扭捏。落笔先写“空山”寂绝人迹,接着以“但闻”1转,
引出“人语响”来。空谷传音,愈见其空;人语过后,愈添空寂。最后又写几点夕阳
余晖的照射,愈加触发人幽暗的感觉。
–引自”超纯斋诗词” 翻译、评析:刘建勋

落日的影晕映入了深林,又照在青苔上景象宜人。

带你精晓诗神王维的风采


鹿 柴

【韵译】:
山中空空荡荡不见人影,
只听得闹腾的人语声响。
老年的金光射入深林中,
苔藓热播着昏黄的微光。

(4) 照:照耀(着)。

  三四句由上幅的写照空山传语进而描写深林返照,由声而色。深林,本来就幽暗,林间树下的青苔,更卓越了深林的散失太阳。寂静与暗淡,虽各自诉之于听觉与视觉,但它们在大家总的影像中,却常属于1类,因而幽与静往往连类而及。依照常情,写深林的灰暗,应该努力描绘它不见阳光,那两句却特地写返景射入深林,照映的青苔上。猛然一看,会感到那壹抹斜晖,给幽暗的深林带来1线光亮,给林间青苔带来一丝暖意,可能说给全体深林带来一点专业。但细加体味,就可以认为,无论就小编的无理意图或小说的客体效果来看,都恰与此相反。壹味的阴暗临时反而使人不觉其幽暗,而当一抹余晖射入幽暗的深林,斑斑驳驳的树影照映在树下的青苔上时,那一小片光影和大片的无穷的昏暗所构成的猛烈相比,反而使深林的惨淡越发非凡。特别是那“返景”,不仅仅微弱,而且不久,1抹余晖登时逝去之后,继续不停的正是绵绵的惨淡。假诺说,一二句是以有声反衬空寂;那么3四句正是以辉煌反衬幽暗。整首诗就象是在多方用冷色的镜头上掺进了几许暖色,结果反而使冷色给人的回想越来越优秀。

【注解】:
1、鹿柴:以木栅为栏,谓之柴,鹿柴乃鹿居住的地点。
2、返影:指日落时分,阳光返射到东方的光景。

率先句“空山不见人”,先正面描写空山的杳无人迹。王维专程喜欢用“空山”这些词语,但在分歧的里,它所显示的境界却有分别。“空山新雨后,气候晚来秋”(《山居秋暝》),侧重于表现雨后秋山的立秋洁净;“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鸟鸣涧》),侧重于表现夜间春山的恬静幽美;而“空山不见人”,则重申于表现山的空寂清泠。由于杳无人迹,那并不真空的山在作家的感觉中显得空廓虚无,宛如太古之境。“不见人”,把“空山”的意蕴具体化了。

  诗里描写的是鹿柴左近的空山深林的黄昏时光的沉寂景象。第二句“空山不见人”,先正面描写空山的杳无人迹。王维就像特别喜爱用“空山”这些词语,但在分歧的诗里,它所表现的程度却有分别。“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山居秋暝》),侧重于表现雨后秋山的光明洁净;“人闲木樨落,夜静春山空”(《鸟鸣涧》),侧重于表现夜间春山的恬静幽美;而“空山不见人”,则着重提出于表现山的空寂清泠。由于杳无人迹,那并不真空的山在小说家的认为到中竟显得空廓虚无,宛如太古之境了。“不见人”,把“空山”的意蕴具体化了。

  那是王维早先时期的山水诗代表作──伍绝组诗《辋川集》二10首中的第四首。鹿柴(zhài寨),是辋川的地名。
  诗里描写的是鹿柴周围的空山深林的黄昏时分的静寂景象。第二句“空山不见人”,先正面描写空山的杳无人迹。王维就好像非常欣赏用“空山”那个词语,但在差别的诗里,它所彰显的境界却有分别。“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山居秋暝》),侧重于表现雨后秋山的光明洁净;“人闲木樨落,夜静春山空”(《鸟鸣涧》),侧重于表现夜间春山的宁静幽美;而“空山不见人”,则侧重于表现山的空寂清泠。由于杳无人迹,那并不真空的山在小说家的感到中竟显得空廓虚无,宛如太古之境了。“不见人”,把“空山”的意蕴具体化了。
  如若只读第一句,或者会认为它相比较日常,但在“空山不见人”之后紧接“但闻人语响”,却境界顿出。“但闻”二字颇可玩味。日常状态下,寂静的空山就算“不见人”,却非一片静默死寂。啾啾鸟语,唧唧虫鸣,瑟瑟风声,潺潺水响,相互交织,大自然的动静实在是特别琳琅满指标。然则,未来那整个都杳无声息,只是偶而流传阵阵人语声,却看不到人影(由于山深林密)。那“人语响”,就像是是破“寂”的,实际上是以局地的、一时的“响”反衬出全局的、长久的空寂。空谷传音,愈见空谷之空;空山人语,愈见空山之寂。人语响过,空山复归于沉寂的境界;而且由于刚同志刚那一阵人语响,那时的空寂感就一发卓越。
  三4句由上幅的刻画空山传语进而描写深林返照,由声而色。深林,本来就幽暗,林间树下的青苔,更出色了深林的散失太阳。寂静与昏暗,虽各自诉之于听觉与视觉,但它们在大千世界总的影象中,却常属于1类,由此幽与静往往连类而及。遵照常情,写深林的阴暗,应该大力描绘它不见太阳,那两句却专门写返景射入深林,照映的青苔上。猛然一看,会以为这一抹斜晖,给幽暗的深林带来一线光亮,给林间青苔带来一丝暖意,或许说给全体深林带来或多或少差事。但细加体味,就能深感,无论就笔者的无理意图或文章的创建效果来看,都恰与此相反。一味的黑黝黝有的时候反而使人不觉其幽暗,而当一抹余晖射入幽暗的深林,斑斑驳驳的树影照映在树下的青苔上时,那一小片光影和大片的无穷的黑黝黝所结合的总之对比,反而使深林的昏暗越发优异。特别是那“返景”,不止微弱,而且不久,一抹余晖转瞬之间逝去之后,接连不断的正是经久不衰的昏暗。假诺说,12句是以有声反衬空寂;那么3四句就是以明显反衬幽暗。整首诗就象是在多方面用冷色的镜头上掺进了少数暖色,结果相反使冷色给人的影像尤为卓绝。
  静美和宏伟,是宇宙的千姿百态的美的两体系型,其间本无轩轻之分。但静而近于空无,幽而略带冷寂,则有个别表现了笔者美学乐趣中不健康的单向。同样写到“空山”,比量齐观于表现静美,《山居秋暝》色调明朗,在宁静的基调上变化着安适恬静的鼻息,包括着活泼的生机;《鸟鸣涧》虽极写春山的无声无息,但任何意境并不幽冷空寂,素月的清辉、金桂的白芷、山鸟的啼鸣,都带有春的气味和夜的安适恬静;而《鹿柴》则不免带有幽冷空寂的色彩,就算还未必幽森枯寂。
  王维是小说家、书法大师兼音乐大师。这首诗正呈现出诗、画、乐的构成。无声的幽静、无光的灰暗,一般人都轻松觉察;但有声的幽深,有光的阴暗,则较少为人所瞩目。小说家便是以他特有的音乐大师、音乐大师对色彩、声音的机灵,才把握住了空山人语响和深林入返照的一须臾间所显示的故意的清静境界。而这种敏感,又和他对大自然的精心观看、潜心默会分不开。
(刘学锴)

赏析

网站地图xml地图